鬼城切尔诺贝利的发光之旅

图/文:老刀

校对/编辑:Beta-TNT

本站原创博文,转载需要许可

 

“美女,粮仓和辐射”

——乌克兰印象

缘起

最早产生去切尔诺贝利看看的想法大概是在三五年前,阿凯一句“我们去看普里皮亚季吧!”成为了下面所有旅程的开始。然而当时乌克兰还在内战,国内也没有开通直航的航班,机票更是贵的一比,无奈只能作罢。但是对“鬼城”好奇的种子却从那时起就在心底生根发芽。随着乌克兰在国内开通直航,并随之开通了落地签,使得去切尔诺贝利探寻成为可能。那还等什么?收拾行囊带上相机走起吧。

 

出发

到达乌克兰的第一天为行程做准备,换钱办电话卡办理入住预约出租车等等。切尔诺贝利的行程我预约在了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六点起床,在寻找早饭的时候被当地人科普了,说乌克兰人一般一杯咖啡就搞定早餐了。难道这就是你们身材都这么好的原因么……早餐是没戏了,无奈只能赶往在火车站广场旁边的集合地,在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不怕死的探寻者们。确认护照信息并填写了信息表之后,导游小姐姐给每人发了一个盖革计数器和一份地图。出发之前我测了一下在市区的辐射值:0.14微西弗/小时。

配发的改革计数器以及进入许可证(地图)

和我同车的有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俄罗斯人,还有两个亚洲面孔,过去一问是韩国人和新加坡人。其中一群法国人最兴奋,全程手舞足蹈各种嗨,大概这就是民族特性吧。新加坡人能说两句国语,但是很多我说的用词他听不懂。发车时辰到,导游妹子和司机载着一车不怕死的人们,开往了传说中的鬼城。

经过一个补给站大家吃吃喝喝一下以后就开上了“高速公路”。不出所料,乌克兰的公路和俄罗斯的一样烂,一路上大坑小坑不断。乌克兰人对各种坑的解决方法就是打补丁,主要公路用沥青打,次级公路就直接用土填……用土填,这要是下场雨,emmmmmmmm…

导游妹子首先讲解了各种须知,比如说不能乱走,不能抽烟之类的,总的来说就是想干什么找导游,大家没有问题以后每个人签署了一份协议书。

协议书内容,有很多禁止事项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位于乌克兰北部,距首都基辅以北130公里,是前苏联时期在乌克兰境内修建的第一座核电站。通往切尔诺贝利的路上有两道关卡,第一道是一个叫Dytyatky的检查站,这里距离爆炸点大约30公里。在个检查站导游办理手续,警察再次核对每个人的护照。经过了这道检查站,我们就算正式进入到禁区内了。

参观点大致分为四处:一是禁区里一个当年被弃的村落;二是苏联时期的一个早期预警雷达天线阵;三就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本体;四是鬼城的本体普里皮亚季。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一丝忐忑的,谁知道会不会身上发着亮光就回来了…

 

废弃村落

进入到禁区以后天开始下起小雨,更给废弃的村落蒙上了一层阴暗的色彩。在爆炸发生之后,这个村落里的居民也随之被撤离,只剩下各种建筑以及里面的各种家具陈设,承受时间带来的改变。路上不时盖革计数器会因为超过2微西弗/小时而尖叫起来,不知道在什么角落里还残留着比较高的辐射。

这里是村落里的一个卫生所,里面残存着各种药品和文件,前面两个胆大的美国佬还把一盒没拆封的药品打开来看…就很吓人…

这里原来是一个小的类似于活动中心的地方

 

废弃的儿童游乐场,最后一个滑梯真的是很惊悚了

预警雷达

第二站我们来到了被遗弃的DUGA-3超视距远程警戒雷达,DUGA-3远程警戒雷达是苏联在冷战时期所建设的超视距雷达,是苏联反弹道导弹远程警戒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1976年投入使用,峰值功率高达10MW,几乎需要一个小电站才能供应得上。全世界短波频段都能听到这个苏联雷达发出的脉冲,这个脉冲的声音类似急促的频率10赫兹的敲击噪声。因此这个雷达站又被称为讨厌的“俄罗斯啄木鸟”。其随机跳频干扰正常广播、业余频段、电视传输,在全球范围引发了无数抱怨。

在1987年因为切尔诺贝利事故,这个雷达被迫停止工作,部分重要设备也被拆除,只剩下一具躯壳留在这里。

废弃的油罐车

办公楼

 

埋没在废墟里的苏联时期宣传图和标语,还是熟悉的味道

 

整个天线阵列非常庞大,人站在下面显得很渺小,整个遗迹充斥着浓厚的毛子暴力美学的邪恶感。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从雷达站出来我们通过了第二道关卡,进入了爆炸的核心区域,随后前往了一处幼儿园。

现在这里只剩下惊悚的玩具娃娃、腐朽到只剩架子的幼儿床和散落一地的练习册。

切尔诺贝利曾经被认为是最安全、最可靠的核电站。然而1986年4月26日的一声巨响击碎了这一神话。由于操作人员违反规章制度,核电站的第4号核反应堆在进行半烘烤实验中突然失火,引起爆炸,其辐射量相当于400颗美国投在日本的原子弹。爆炸使机组被完全损坏,8吨多强辐射物质泄露,尘埃随风飘散,致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许多地区遭到核辐射的污染。切尔诺贝利核事事故被称作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

远眺石棺

在远远的眺望了一下爆炸的四号核反应堆。现在还有很多工人在进行新石棺的修建工作,所以在中心区域里也有必要的生活配套设施,在中午的时候我们在员工食堂吃了午餐。乌克兰菜,种类多,量也不少,吃的很饱。

进入餐厅前都要进行这样的辐射监测
在员工食堂吃的午饭。虽然简单但分量也足够了

午餐过后我们来到了曾经的4号核反应堆,现在的石棺脚下,石棺整个看起来其实更像个工厂厂房。由于旧石棺已经出现了裂缝等情况,所以12年起乌克兰开始为4号反应堆建设新石棺,这其中欧洲国家的资金捐助占到了90%以上。毕竟关系到自己本土的安全,大家还是舍得花钱的。

修建中的新的“石棺”
园区里设置的事故纪念碑

 

普里皮亚季

从石棺出来,司机绕了几个弯,停在了一座城市雕塑前让大家拍照:普里皮亚季到了。

切尔诺贝利事件为后来无数的影视作品和游戏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2007年由Infinity Ward开发、Activision发行的FPS游戏《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COD4: MW)了。虽然在本作游戏中切尔诺贝利以及普里皮亚季场景只有两个关卡,但玩过本作的玩家无不对这两关留下了深刻印象。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趟旅行也可以称之为游览“圣地”的“朝圣之旅”。

普里皮亚季入口处的雕塑

普里皮亚季是一座专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配套兴建的城市,相当于核电站员工的家属区。当年在这里大约生活着5万居民(《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进入游戏时 McMillan 的台词“Fifty thousands people used to live in here, now it’s a ghost town”犹在耳边)。核电站爆炸以后,苏联政府征调了几千辆大巴车,对整座城市的居民进行了彻底的疏散撤离,整个基辅周边的大巴几乎全被紧急征调过来执行撤离任务。当时当局向居民说的是只带上必须品,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谁也没想到大多数人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过,而他们家里的物品,就一直留在城市里,直到今天。

虽然到处都是一篇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色,但无处不在的辐射警示牌提醒了我这里仍然还是危险地带
普里皮亚季被遗弃之后,这里逐渐归还给了大自然。我碰到一只野生的赤狐
似乎是咖啡厅或者俱乐部的遗址,几乎完全埋没在植被中

导游手中的画册记录了这里原本的样子
投币式自动咖啡机
一处废弃的学校,建筑部分本体已经坍塌
从陈列的教具以及墙上的张贴依稀可辨这两间教室可能是美术教室和科学教室

 

几乎完全被植被覆盖的道路 
废弃的公寓楼

 

貌似是一处音乐学院,建筑很有艺术的风格

 

废弃的宾馆
宾馆正门

有没有觉得远处那个建筑十分眼熟?没错,在COD4里,那处建筑的顶楼就是普莱斯中尉和麦克米兰上尉选择的狙击点

 

普里皮亚季购物中心,同样也在COD4里登场过

绕道购物中心后面,就是这里的标志性建筑摩天轮了。十几年前《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中在摩天轮下激战仍记忆犹新,现在终于见到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也算是个圣地。实际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这个摩天轮并不大,只能算小型的。游乐园里还有其他游乐设施,比如碰碰车等。这个儿童乐园建成后还没来得及投入运营,就发生了事故。

游乐园远景
游乐园近景

 

碰碰车和转转椅
COD4里还原的碰碰车游乐场
摩天轮近景
“Fifty thousands people used to live in here, now it’s a ghost town”

从游乐园走出来,在一片树林中,导游小姐姐问我们大家谁知道现在站的原来是个什么地方?众人一脸问号,原来这里曾经是个体育场,随后我们看到了体育场的看台,这个体育场同样也在投入前夕被废弃,没有举行过一场比赛。


从普里皮亚季出来的路上,导游小姐姐打开电视放了一段当年发生核事故之前普里皮亚季的宣传纪录片。纪录片里展示了宽阔的街道、崭新的建筑和雕像以及成群结伴享受生活的男男女女,其中很多建筑我们刚刚亲眼见过。普里皮亚季在当年是作为苏联城市的标杆建设的,整个城市的生活水平可以和西方阵营相媲美,也自然成为了苏联政府大力宣传的对象。视频结束的时候,车子正好开到普里皮亚季那座入口的城市雕像,而在现在,背后的城市已经沦为鬼城,只感叹世事弄人,这场爆炸改变了太多人太多物的命运。现在我们所看到历史中的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有着无数令人扼腕断肠的故事。

纪念在处置事故的过程中牺牲的公职人员的纪念碑

几个主要景点完成之后我们开始返程,路上看到了很多居民楼组成的聚集区,这里不仅有在核电站工作的员工,还有很多老人也回到这个地方生活,大概这就是落叶归根的感情。我们在一处纪念雕像前停下,这座雕像纪念的是最初一批冲进火海的消防员以及打开排水阀门的潜水员,他们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受到了大量核辐射,在被送往莫斯科治疗以后半个月就全部牺牲了。而在这座雕像旁边,就是现在在进行执勤的新的消防站和消防员们。消防员是和平年代工作环境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从切尔诺贝利到9·11事件,再到天津港爆炸,任何一场事故都少不了消防员们英勇的身影。他们不仅需要勇气,更要有牺牲自己的觉悟。

经过两道检查站分别还要通过一遍辐射检查,看看你是不是带着光走的。这位就是导游小姐姐了
普里皮亚季城市雕塑

 

后记

关于行程,这趟行程是通过一个在乌克兰的朋友定的。现在回来看,预定路线和很多游记里写的不大一样,我出来的路线实际上是预定进入的路线,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和旅游公司不同有关系。预定的线路有一些景点没去到,而且普里皮亚季全程没有进到建筑里,有些遗憾。不过这里有危楼的原因,可能也有导游或者旅行社的原因,还有可能和一日团和二日团有关系。

关于盖革计数器,在城市里测过一次以后,大多数人的盖革计数器在不断连续响以后都被重置过,这其实让我对这机器后期并不太信任,想想来都来了就不琢磨身上会不会发光了……

关于语言,其实导游妹子的英语在乌克兰人里就算不错的了,但是鄙人不才,大概也就能凑合听懂个三分之一吧。主要是在国内接受的英语教育对于她这种一直不停的将很长时间的说话非常不适应。因为不是母语,需要强行调动注意力去听,所以感觉很累效果也不好,还不能分散注意力去干别的,这大概就是所谓语言环境的重要性吧。

关于景点,整个行程里一直有种感觉,就是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摆好了给你拍让你看的,这个线路已经被开发成一个常规的参观线路。而且听说未来几年很多危楼要推了重新建,以后的鬼城可能再也不是原汁原味的那个鬼城了。鬼城不鬼,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2018-8-7
G.I.老刀 于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