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平成,最后的鬼怪—平成30年百里基地航空祭见闻

图/文:老刀

导言:麦克唐纳·道格拉斯F-4“鬼怪”战斗机,二代机的代表作之一。1968年,日本航空自卫队通过引进和授权生产的形式得到了这款战斗机以及他的侦查型号。跨越了冷战和千禧年,时过境迁,空自终于决定2019年使用F-35替代F-4。老兵行将退役,作为F-4EJ改和RF-4EJ还在使用的唯一基地,2018年12月2日的百里基地航空祭,或将成为老兵最后的演出。

日本航空自卫队第302飞行队的F-4EJ改

一、下一站,百里

话还是要从今年的英国之行开始说起,今年的暑假我有幸前往英国费尔福德空军基地参加了俗称纹身会的Royal International Air Tattoo。除了过足了眼福以外,喜好摄影的我过足了拍拍拍的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回国以后一边修图一边手越发的痒痒。然而的确是苦于工作不方便请假和囊中羞涩。

 

九月某日,无意中得到了空自的F-4EJ改行将退役,并会在今年的百里基地航空祭做最后的表演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已经将下一站的坐标投向了这座位置偏僻的基地:最后的鬼怪,就去看看吧。
日本航空自卫队百里基地(J.A.S.D.F.Hyakuri Air Base),坐落于日本的关东的茨城县。作为首都圈附近乃至关东地区唯一的战斗机基地,负责首都圈的防空任务。百里基地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第7航空团的所在地,这里驻扎着日本仅存的两个F-4EJ改飞行队:301飞行队和302飞行队,以及全日本唯一一只战术侦查机飞行队:501飞行队。

第501飞行中队队徽

第302飞行中队队徽

第301飞行中队队徽

百里基地对于广大《我是航空指挥官》的玩家来说可能并不陌生,在本作里出现了以百里基地航空祭为主题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游戏里所表现的百里基地还驻扎着一直装备F-15J的飞行队,就是大名鼎鼎的“梅组”305飞行队。

在游戏之外,百里基地还曾经在《机动警察》的剧场版中经典的空中拦截片段里出现过。

 

二、运气飘忽不定的第一日

百里航空祭安排为两天,其中12月1日周六为特殊场,专门为当地的日本人开放;12月2日周日为正式开放日,面向公众开放。周六场虽然是对象是日本本国的公民,但是在基地周边的诸多摄影位依旧是可以拍摄的,所以我的计划是周六上午飞到东京然后铁路前往石岡站,搭乘摆渡车前往基地,这样可以拍到下午F-4EJ改和RF-4EJ的表演。

因为是当天第一班飞机,所以通关异常的快,差不多十五分钟就顺利过关了。大家都知道日本的铁路真的是暗藏杀机,每次坐都提心吊胆,越偏的地方越容易做错,因为啥提示都没有,车厢里唯一提示的就是语音和门上区域的条屏。所谓乐极生悲,就在我洋洋得意之时,就这样我坐错了车,等我费尽周折赶到石岡的时候,去往基地的摆渡车已经停开了!

在这里要强烈吐糟一下日本人!为什么!这次主办方已经预计到了会有大量观众的前来,所以在交通上做了安排:前往基地的道路施行交通管制;基地不设停车场,所有车辆分流到两个预备好的停车场;加上石岡站三个点通过摆渡车来进行主要客流的运送。所以,航空祭下午三点结束,中午十一点半就停止了摆渡车这是什么脑残的设定!

没了摆渡车,我又不甘心放弃下午的表演,就在我打算横下一条心打车去的时候,发现下午一点有去往茨城机场的机场大巴。这个茨城机场就在百里基地的隔壁,茨城机场的旁边位置也是摄影点位之一。我大概计算了一下,还能赶上一个节目。没有丝毫犹豫,就跳上了去往茨城机场的大巴。

到了机场下车,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点位,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才装上设备就听远处一阵轰鸣,可能是距离的原因比想象的声音要小一些。我看到两架RF-4EJ拔地而起,手里的设备已经随之疯狂开火,心里则是大石头落地:安全上垒!!

初见鬼怪,心里还是很激动的,整个人的肾上腺素感觉都在随着引擎的轰鸣声嗵嗵嗵的往上涌。但是这两架飞机在机场来回绕着大圈,感觉飞的漫不经心,飞行的方向也有一半是逆光,表演很快就结束了,整个人还没嗨起来呢!!就安心的当做熟悉场地和第二天前的热身吧……

 

三、苦中有乐的第二日

预约住宿的时候发现,这个偏僻的地区JR沿线的住宿都已经爆满,只得选择JR沿线比较大的城市:水户。从这里前往石岡站大约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早就听闻日本人极其擅长和热衷于排队,根据七点半头班摆渡车的时间,决定四点钟就出发去排队。“这够早了吧!”我是这么想的。然而结果证明我仍然低估了革命形势,整整一车厢都是去百里的人们,而在我还没到的石岡站此时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在排队。下车以后所有人都是百米冲刺,恐怕这种阵仗大概只在视频里的日本漫展见过。

在石岡站,寒冷中排队的人们……

摆渡车到达基地以后,为了抢占第一排的有利地形,轮到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们百米冲刺了。过安检的时候女自卫官护照都不看就把我放进去了,一边往里跑一边想,这是真不怕给人看啊……我的运气比较好,蹭到了一个第一排的位置,然而八点已经找好位的我们要等到十点左右才能看到表演。此时天气开始密布起乌云,气温随之直线下降,昨天还温暖的天气瞬间让人冻得发抖。这边冻得要死,旁边老大爷却不紧不慢的掏出了茶壶茶杯开始喝茶。

空自的航空祭可以说开放度极高,当天参演的机队的整备、发动机试用检查、热车、加油加气到最后滑跑起飞,整个过程都展示在观众眼前,一览无遗。作为二代机的F-4系列相比三代机的F-15J检查得格外仔细。大概也是因为岁数大了,怕在重要日子出糗。

在行将冻成一个冰坨之际,演出终于开始了。首先是T4教练机进行热场和空中气象情况的确认;然后就是四架F-4EJ改和两架RF-4EJ分三批次起飞,进行空中的编队;同时一架UH-60J也慢慢悠悠的起飞,转了个圈飞走了。F-4系列的起飞把大家的胃口都吊了起来,可是进行空中编队的速度真是慢,旁边那位一直喝茶的日本大爷都忍不住了一个劲儿抱怨好慢啊。等的整个人的寒意又冒上了头,这才姗姗的以六机编队的形式飞过基地,然后各个双机编队着陆。

F-4们的表演结束后,UH-60J开始进场表演。首先是从空中释放了两位跳伞人员,随即进行了搜索和救难的展示。之前计划的同时表演的U-125A并没有升空表演,只在地面做了静态展示。

UH-60J表演完毕之后,跑道远端的人群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一看发现是拖车把两架纪念F-4系列在日服役的涂装机从展示位拖到了检查出发的位置。这两架涂装机因为一黑一白,国内的同好们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叫黑白双煞,这两架的表演可以说是这一整天的重头戏了。

轰鸣着起飞,然后从沿着跑道冲过然后左右回旋,一圈又一圈,然而,老家伙飞不腻,看的人们看不厌。

盘旋了很多圈以后黑白双煞依次着陆。这时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插曲,大家都知道降落的时候是摄影们比较专注的点,在黑白双煞降落这关键时刻,杀出一架本应是下一个节目,提前起飞的F-15J,大闹现场,疯狂“抢戏”,现场的摄影们手忙脚乱,一时间不知该拍天上的还是地上的,“老家伙们,看看我的!”

黑白双煞回归到展示位,立刻涌上无数人各种拍照,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以至于有人吐糟,拍到这两架算是这次开放日最困难的任务了,日本人就连围观拍照都显得井然有序,甚至有排队的趋势…

下午依旧是F-4们的演出,当最后《战斗妖精雪风》的ED《RTB》响起时,就莫名的被戳了泪点,RTB(Return To Base)返回基地,老兵们该回家了~~

后记:F-4系列明年将被F-35所替代,百里基地届时会有F-2中队调入,至于鬼怪们的最终宿命,则暂时没有下文。世界又一块区域被F-35所占领。

空自的表演总体来说和欧洲的活动来比水平不算高,整体的安排比较随意,经常会有等死人的情况。F-15J那个则是本来分开的两个环节撞车了,飞行员飞的也比较佛系,经常绕大圈,动作之间也不是很紧密,观赏效果一般。可能是因为作战部队平时都是战备任务,所以展示的时候也就……话说在最后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处比较好的拍摄位置,可是明年想拍的也已经不在了?未来的百里基地航空祭,没了鬼怪的天空,感觉会多了一丝寂寞和单调吧!

撒由那拉~鬼怪~

Gear-Illustration 老刀
2018.12.5
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