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春节东京—冲绳独行游记(一)

其实并不想一个人走这一趟来着。

起因是这样的:最初哥几个计划过年假期一起去一趟板门店——毕竟北南对峙和解之后,这里可能很快就要撤掉了。然而我们猜到它会撤掉,却没想到这么快:十月份我们正研究是坐船还是坐飞机的时候,新闻就报道说美军已经从板门店联合防卫区(JSA)撤军,然后不久连军事设施和地雷都拆了。这一听得了,去了也没得看,这档事儿就算黄了;而后又打算去夏威夷看密苏里号,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然而这一顿操作下来,已经是年底12月左右了。这时候再计划春节出行为时已晚,我当时打算和风渣一起去北海道,一看票价和住宿已经贵上天去了,只好作罢。但又不甘心十几天春节假期全闷在家里,只好在这个时间点上,在能承受的代价范围内制定假期行程。经过一番检索,最后决定利用10天假期时间,游览东京和冲绳两地:东京四天,冲绳六天——其实并不是想在冲绳待这么久,但早两天的返程票都太贵了,只好如此安排。

于是这趟仓促而就的行程,成了我人生中除了上大学和当兵入伍之外,第一趟独行的长途旅行。

图/文:Beta-TNT

这次旅行在出发前的具体安排是这样的:

日期 内容安排
2月1日 从天津乘坐奥凯航空BK2989前往东京羽田机场,并在机场过夜
2月2日 游览Tokyo City Flea Market,入住浅草地区的Playsis East Tokyo。
2月3日 探索中野和下北泽地区
2月4日 游览秋叶原
2月5日 从羽田机场乘坐天马航空BC517前往冲绳
2月5日-10日 游览冲绳
2月11日 乘坐香港航空HX681前往香港机场中转HX312返回北京,行程结束

所以其实直到我出发的时候,我也没想好在冲绳除了去扫货,还能玩点什么,只在地图上选了几个景点作为参考——之前几次来冲绳的时候时间都很紧张,除了买东西基本没有其他时间了,这次至少时间是够了。不过有一点在出发之前倒是想好了,那就是打算在冲绳租自行车游览。在出发之前搜到了那霸市的自行车租赁店。

不过说到底,还是开车更方便,冲绳岛虽然不算大,长轴也有一百多公里了,而且多山。所以要去什么地方肯定还是开车更快一些。但国内的驾照无法在日本租车,只能使用国际驾照,这就没办法了。

(说的好像我有驾照一样)

那么,游记正文开始。

 

2019-02-01,Day 0

虽然天津和北京之间只有四十分钟高铁车程,但我确实已经好久没来了。考虑到这一点,借这次从天津出发的机会,我提前一天晚上,一月三十一日就来到天津。正好我爸也在这边,多在爷爷家待一会儿。

不过话是这么说,想在这屋子里多待一会儿,老实说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我爹和他的两个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叔和三叔,他们仨都是大烟枪。他们到哪个屋子,哪个屋子就会充满烟气,这对于已经戒烟的我来说尤为难熬。实际上戒烟的人比从不抽烟的人对烟气更为敏感,因为他们能闻出烟气里不带刺激性的那部分气味。所以经常出现别人还没觉得的时候,我就先闻到有人抽烟的情况。

所以为了新鲜空气,我和我爸提议一起出去走走。父亲自小在天津生活,中学时跟随我爷爷随军转战多地。所以我就建议到父亲曾经生活和上学的地方看看去。没想到即便过去了半个世纪,父亲小时候经常去的一些地方的建筑还完整保留着。其实天津在这方面做得比北京好,城区里的一些老建筑保留的很完整。但我也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任何事物都有始有终,这些保留的建筑,又能保留多久呢?而且就算能一直保留下去,从古到今历朝历代这么长时间,有那么多造物,都保留下来的话,还有空间建造新的东西么?那又是由什么来决定哪些保留、哪些拆除呢?

我们在上午十点左右出门,在外面吃过午饭,下午三点左右回来。晚上草草吃过晚饭之后,我便再也无法满屋的烟气,提着行李逃也似地离开了。此时其实离起飞还有差不多四个小时。我一边前往机场,一边期望着这趟航班上我周围没有小孩子。

飞机准点在半夜一点降落在羽田机场,出关也十分顺利。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一晚上要在机场过夜。虽说每次旅行至少有一夜在机场度过,也算是习惯了。但习惯归习惯,肯定还是不舒服的。所以为了让这一晚上稍微好过一点,出门的时候特意带了一张Poncho Liner,盖在身上多少比单批一件衣服要好点。这个时候忽然有种美国退伍军人流落街头的感觉……

由于就是服役时配发的基本装备,Poncho Liner(雨衣内衬)和M65夹克一起,往往成为穷困潦倒的退伍老兵流落街头时用以遮风避雨的唯一装备

 

2019-02-02,Day 1

果不其然,这一晚也是没睡好——在候机大厅能睡好就见鬼了好吧!

早上五点多迷迷糊糊地醒来,等到六点机场的7·11便利店开门之后,买了早点,乘地铁来到了预约的旅店:位于浅草一带的Playsis East Tokyo。这家店的卖点就在于距离晴空塔只有15分钟步行路程,在旅店的顶层天台上可以一览晴空塔的全景。

不过这家旅店的优点也仅限于此了。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厨房,甚至连正经的餐厅都没有。整个旅店能称得上炊具的东西只有一个很小的电热水壶,放在一楼大门外的站桌上。如果需要一张桌子吃东西用,那就只有顶层露天天台的桌椅或者一层大门外的站桌可用。

不同时间和天气,从天台看到的晴空塔的景色以及天台的陈设

而我选择这家旅店是出于成本考虑,毕竟一个单人床位一晚只需一千多日元。但其实如果两人或者三人同行,住双人间或者三人间的话,每张床位的成本其实也比一个这样的床位贵不了多少。

和胶囊旅店差不多的床位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我在旅店寄存行李之后向大井赛马场出发——并不是因为那里今天有赛马比赛,而是为了每周末在大井赛马场停车场举办的东京市规模最大二手集市:Tokyo City Flea Market。不过去往目的地的这一路状况频发,主要是因为我在旅店的时候喝了太多水,导致中途两次不得不下地铁找厕所。其中一次厕所还在站外,不得不先刷出站之后再回来进站,颇为尴尬。

来到大井赛马场之后,我本以为这次多少也能有所收获。但没想到今天的集市规模比去年11月我上次来的时候缩水了很多,有至少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摊位是空的。上次来的时候买过东西的几个军品摊今天全部缺席。

当天看到的空置的摊位

在这里转了两个小时之后,确认了空缺的摊位不会来了,我动身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位于代代木公园的跳蚤集市。

Tokyo City Flea Market

二手戴森吸尘器

好像是日本各地的旅游纪念书签

坏了一边锁的手提箱

其实是M256毒气检测盒,贴了个红十字

这趟见到的位数不多的军品,四丛MOLLE II主包

满满一盒子空军PATCH,然而我并不玩空军

那个吉尼斯啤酒的招牌让人很在意

各种指示牌

这个可口可乐的牌子不错,可惜太大了带不走

旧烟盒也是收藏的一个品类

由于网上给的举办信息十分粗略,我以为这个集市是在公园里举行的,结果进去之后溜达了大半天也没见到。正萌生退意打算离开,忽然听到公园门外的大街对面传来一阵歌声。由于那个方向是代代木体育场,我以为是有什么演出活动。走近了一看才发现原来集市就在这里,位于代代木体育场门口的小广场。刚刚的歌声是集市主办方为了吸引顾客设置的现场表演。

代代木公园附近的旧货集市,基本全是旧衣服

虽然找到了集市,但遗憾的是在这里我也没找到任何能买的东西。心里虽然无数次幻想着,我找了好几年的一个什么东西,就在下一个摊位上静静地躺着,等待着我的到来。但幻想总归是幻想,跳蚤市场上捡大漏这种事到现在还没碰上过一次。不过“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个摊上能看到什么”,这不正是跳蚤市场的魅力么?

在原宿草草吃了一顿迟到的午饭之后,就回旅店办理入住手续了。其实原本打算回来之前再去一次明治神宫,但今天已经走了两万多步,体力消耗太大,前一天晚上又没睡好,要是透支体力生病就麻烦了。办理完入住之后在旅店补觉到下午五点半,爬起来寻摸晚饭。

从吾妻桥上看去的隅田川夜景

这间旅店离吾妻桥很近,所以自然而然吾妻桥桥头的元祖回转寿司就成了首选。结果大概是吃得太多了,结账的时候伙计数盘子数花了眼,给我少算了一盘……

2019-02-03,Day 2

昨天的跳蚤市场实在没逛够,离开Tokyo City Flea Market的时候注意到门口写的举办时间是周末两天,于是不甘心的我今天早上临时决定再来看看。

从地铁站出来换乘时瞥见一眼东京塔

周日再来到这里,发现昨天空着的摊位今天基本都满了,几个军品摊位也回来了。其中我甚至还发现有几个摊位昨天在代代木公园的跳蚤市场里见过。

昨天空置的摊位今天都满了

 

旧衣服摊位

因为今年将是平成末年,所以这一次旅行见到了非常多的“平成最后的xx”

一件挺新的CWU-45/P,但价格不太合适

这个军品摊的东西比上次来的时候少了一些

虽然摊位全了,这一趟也没能找到适合入手的军品藏品,但仍然有一些意外收获。今天有个摊位打出了十日元一件的超低价格。没错,十日元,人民币六毛钱,CD、DVD、杂志、海报甚至黑胶,统统只要十日元!低廉的价格当然也吸引了我,在一堆CD里翻了一张莱顿教授的原声碟。

挑啥都十元!买啥都十元!

乘坐单轨电车离开旧货市场,前往今天原定的目的地:下北泽。

这里插一句,如果各位从羽田机场来到东京,如果顺路的话,建议乘坐单轨电车进入市区,因为单轨电车的路线几乎全程沿海,而且轨道在高架桥上,两边的景色非常漂亮。​

单轨电车的沿途景色

来到这里就被吸引住了。虽然同样是商店街,下北泽和新宿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充满了文艺气息。

下北泽印象

不过来到这里已经是中午了,所以还是要先解决午饭的。在这边找到一个面馆。

原本这家店加面是收费的,不过目前这段时间可以免费加一次。

没想到,自己学会的第一句运用自如的日语,是“替え玉”(加一份面),我大概是没得救了吧……

这里有非常多的古着店和旧货店,我一家家店转过去,期望能有个捡漏的机会。当然了,事实证明我还是想多了。

下北泽地区的古着店和旧货店

不过这片区域里还是挖出来一家军品店。

在下北泽转悠了几乎一下午之后,乘地铁前往下一站:中野Broadway。这里不仅有不输秋叶原的ACG专门店,还是潮流玩具以及模型玩家的殿堂。

我心想在这种地方,军品店应该也不会缺席吧?果然在中野Broadway的二层和三层分别找到一家店。

位于二层的LAZY CAT,上次来东京我还在找这家店呢。主要经营现役美军服装类商品
三楼的WARRIORS,以CSM、HSGI和TACTICAL TAILOR的产品以及AIRSOFT玩具枪为主

此外还在MANDARAKE中野店淘了几张CD。要说MANDARAKE还真是不得了,之前我和风渣去大阪的时候就去过他们的日本桥店了,甚至在札幌这种连SOFMAP和JOSHIN都关门停业的地方都有分店。

都来中野了,怎么能空着肚子回去呢。

忘了说了,这次旅行由于行程较长,出发的时候随身带了一本手账用来记录每天的见闻。今天写着写着忽然觉得,游戏里那些经常能捡到的各种笔记之类的,大概都是这么写的吧?这么一想好像还有点不吉利呢……

 

2019-02-04,Day 3,年三十

今天的目的地是商业到秋叶原一带,顺带再把较远的Sam’s Militariaya转了。

隅田川上的吾妻桥和驹形桥。因为这几天经常路过,所以不自觉就会多拍几张

早上其实出门早了,九点的时候大部分店都还没开始营业,早早来到秋叶原的我于是先去了神田明神,请了几个御守,希望能镇一镇我这吃哪儿哪儿关门的体质。

神田明神本殿,前一天似乎举行了什么活动,架设了一个台子,早上正在拆除

上次来的时候这里个文化交流馆还在施工,现在已经建成了。御守贩卖也归到这里了

为生病中的姥姥以及父母请的御守

这是我自己的了,嗯

离开神社的时候刚好十点多,店铺基本都开门了。由于并非动画和漫画爱好者,只找了秋叶原地区的SOFMAP转了转,可惜并没有收获。连风渣托我找的异度神剑2的设定集都跳票到月中才发售了。

秋叶原逛完一圈,已经到了中午,得合计一下午饭吃什么了。上次十一月来秋叶原的时候,在面屋武藏严虎和博多风龙之间纠结了一下,选了前者,并且打算下次来的时候吃博多风龙。然而今天再次面临相同的选择的时候,仍然还是选择了武藏严虎——毕竟博多风龙是连锁店,但面屋武藏严虎就只有这一家嘛。没想到这次还有意外收获,赶上了武藏严虎的限时新品“拳肉”。拳头大的一块烧肉,不说吃了,看着都过瘾。

武藏严虎的招牌拉面

“拳肉”

吃饭的时候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我坐在面馆靠门口的位置,正在大快朵颐呢,推门进来一对上海口音的母女俩。她们正在商量点什么的时候,看到了我以及我点的餐,忽然停止交谈,默默地退出门去了。坐在门口真是给店家添麻烦了……

秋叶原和上野之间还有这么一家兰州牛肉面。站门口闻了闻好像还挺正的。门口的电视轮播的是舌尖上的中国纪录片

今天是星期一,我才发现制定旅行计划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没有事先确认想去的店铺的营业时间和定休日。和国内不同,日本的店铺基本都有一个自己的定休日。今天就发现原本打算去的S&Graf秋叶原店和Sam’s Militariaya的定休日都在周一,吃了闭门羹。

闭门羹×1

少去了几家店,而且最远的那家不用跑了,今天可以早点回旅店休息。回来之后睡了一会儿,想起来今天是年三十,晚上还是得吃饺子的。于是爬起来出了门,找了一家非常Local的日式中餐馆,点了燒餃子和天津飯,获得成就:在日本吃中餐。

点此阅读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