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春节东京—冲绳独行游记(二)

点此阅读第一部分

 

2019-02-05,Day 4,大年初一

今天就要启程去冲绳了。早上退了房先在大堂寄存了行李,空身在旅店周围转了转。原本打算去晴空塔,但时间不够上塔了,只好作罢,这个项目就留到下次吧。十点钟回到旅店,取了行李,乘坐地铁前往羽田国际机场。

最后一次路过隅田川,今天是阴天

到了机场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我去错航站楼了。羽田机场一共三个航站楼:两个国内航站楼(T1、T2)以及一个国际专用航站楼。我先到了国内线T2航站楼,以为只有这一个国内航站楼,T1是国际用。结果自然是找摆渡车慌张赶往国内线T1航站楼。

到了T1之后又发现一个新问题:羽田机场全面采用自助办理值机,而我这趟航班的机票并不是用我的手机号和邮箱订购的,而自助值机终端上必须输入姓名和手机号才能办理值机(不知道为啥用的不是证件号)。还好我出发之前长了个心眼,出票成功之后去对应的航空公司核实了一下信息,把有问题的数据抄了下来。不然这票怕是取不出来了。

选座的时候还剩一个紧急出口旁的位置,当然就不放过啦。不过这747的紧急出口还真小,要弯腰才能钻过去。

飞行过程比较顺利,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亚热带海洋气候特有的温湿。然而打算乘单轨电车去那霸的时候发现,在冲绳居然不能用SUICA卡,我来之前还特意充了五千日元呢。

冲绳单轨电车那霸空港站:日本最西端的列车站

预定的旅馆是Grand Naha Guest House,同样也是便宜的宿舍式床位,六天总共只要九千日元。

这里离国际大道(国際通り)不远,办理完住宿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于是决定先溜达过去逛逛。然而不巧的是走到一半天降大雨。冒雨来到Porta & Gate发现这家店目前全部军品七折优惠。不过转了一圈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好买的了……

 

2019-02-06,Day 5

早上在旅店大堂吃早饭,电视里正在报导中国人春节期间旅日盛况。除了以前经常提到的“爆买”(还提到PS4是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还有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说有个地方进行了所谓“SNS大作战”,在微博开通了官方旅游宣传账号,使得今年中国旅客人数暴增,以及所谓“洗肺之旅”是什么之类的 ​​​。

早饭用毕,去附近的自行车租赁店,租了一辆山地车,开启了冲绳的单车之旅。

今天租到的自行车,一连租了两天

其实如果仔细安排一下行程的话,其实今天可以不用租车。因为今天的目的地是北谷一带的店,坐公交去就好了。

说到公交,很奇怪的是GOOGLE地图居然搜不到冲绳地区大部分的公交线路,只有单轨电车以及寥寥数条直达公交。但我明明记得两年前来的时候,谷歌地图上是能能搜到公交线路来着。这给我带来了一点麻烦,因为我要去的地点都记录在谷歌地图上,但需要查公交线路的时候得换到苹果自带的地图或者雅虎地图。

国际大道的地标雕塑

说回正题。在去北谷之前,上午先把国际大道周边的军品店转一遍。我先去了离国际大道较远的IHAGUN。我之前通过代购在这家店买过几次,这次也来挑了不少东西。结账的时候老板认出了我包上贴的G.I.皮章,说在网上搜军品资料的时候经常能见到,内容很好很全。我作为站长听了十分欣慰。

ihagun军品店

离开IHAGUN,回到国际大道上,寻找那条熟悉的粉色迷彩大壁虎:OKIMIRI。不过可惜的是这次没有找到什么值得入手的东西。

OKIMIRI

出来之后先回了一趟旅店存个档,然后开始前往今天的主目的地:北谷。这段路程比较简单,只要一直沿着58号公路往北就行了。中途路过2nd Life的时候发现店门口贴着店主写告示,说最近一段时间仅在周末营业,看来只好过几天再来了。不过这么看来在这里多待几天还是挺有必要的。路过Discovery 58的时候倒是开门,不过进去转完也没有用找到什么适合入手的东西。

没有开门营业的2nd LIFE,以及店长的告示

等骑车到达北谷地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首先就看到有一家店清仓大甩卖。进去一看半个店都是卖军品的。

然而东西虽然多,货也都不错,但看来看去要么想买的东西都是搬不动的大件,降落伞和军用箱等,要么是自己已经有的东西,转了半天竟然也挑不出一件能卖的。

其实这家店的这个我还是有点想买的:英国版VBA防弹背心,只要一万五千日元,带前后防弹板。但一方面实在太重拿不动,另一方面这件是LL号的,我得MR。
这个其实也很想要,一整张猎鸭迷彩降落伞布,只要9800日元。下次去还在就拿了吧。

而US DEPOT和SOHO就更要命了,这两家店卖的TCU上衣已经均价一万九千八百日元,我还说淘一件便宜的在这边穿呢,最后只好买了一件BDU凑合了。

夜幕下的冲绳美国村

离开北谷返回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一路都在寻找晚饭的着落,而且还给自己下了许多限制:不能是快餐和西餐连锁店,至少是日本餐馆,最好是本地风味的馆子。结果就这么一路骑着都快到那霸市地界了,才找到一家居酒屋,名为“和民”(WATAMI)。

进去一看还真的十分Local,里面都是刚下班穿着西装衬衫的公司职员。不过还好,这家店提供自助点餐的PAD,而且有图有中文。今天的晚饭就这么解决了。

日本的烤鸡肉串没有腌制,只刷酱,里面是白味的……

 

2019-02-07,Day 6

今天的目的地是位于岛南端的和平祈念公园。昨天租车的时候一连租了两天的,所以可以不用先去租车店,直接骑车出发了。我选了一条穿过沿途村镇的路,想着也许能像三年前在読谷村那样,发现新的军品店。

一个教训:租自行车之后不仅要检查刹车变速是否好用、车座高度是否合适,一定别忘了调整车座前后位置以及角度。别问,问就是疼
沿途的风光景色

我今天怕不是来冲绳农村一日游来了

结果路程的大半两边都是农田不说,还全是山间公路,忽上忽下,上多下少。等骑到目的地公园的时候,已经只能蹬得动最慢那档了。

在和平祈念公园(官网链接)主要参观了和平祈念资料馆(官网链接)。这座公园是为了纪念冲绳战役中的死难者、记录战争的残酷、教育人们和平的不易而设立的。

资料馆记录了冲绳岛在近代战争里的历史,从一战之前,到二战末期被美军占领,到五六十年代作为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前进基地,最后在1972年归还日本政府。其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幸存的岛民叙述战争惨状的证词。这些文字资料在馆中提供了包括中文在内的五种语言版本。资料馆还有很多实物展品和还原的历史场景也都很不错,可惜不让拍照。

和平祈念资料馆门票以及导览册

 

公园的风光景色

 

冲绳和平祈念堂以及周边

门票500日元,但里面其实是美术展,就没进去

和平之钟

 

为了纪念在冲绳战役中牺牲的韩国民众,韩国政府在此地专门设立“韩国人慰灵塔”

 

和平之础石

公园官网关于和平之础的中文资料,这里的纪念碑上镌刻着包括美军在内,每一位在冲绳战役中丧生的军人和平民的姓名,按国籍排列

 

和平广场

广场中央的和平之火。据说火种采集自冲绳战役的登陆地座間味村阿嘉島、广岛的“平和の灯”以及长崎的“誓いの火”,于1991年开始燃烧。不过我去的当天似乎没点燃

圆形的广场周围镌刻着此处距离二战时期日军参与的主要战役发生地的距离,这个是硫磺岛

菲律宾吕宋岛

 

和平之丘广场

 

公园其他景观

从和平之丘远眺和平祈念堂

远眺和平之丘

其实和平祈念公园还包括一片陵园,但是在山上,我已经没体力骑车上去了,只好作罢。从和平祈念公园离开之后,我从另一条大路返回那霸市。原本还计划中途再顺带去看几个纪念碑,但到了实地才发现这些纪念碑大多都在山上,也只好作罢了……

中途路过的“平和創造の森公園”
中途还路过了糸州の壕和镇魂碑

糸州の壕是第二十四师团山第二野战医院的遗迹。

我查了一下,找到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

当时负责第二野战医院的人叫小池勇助,小池的手下除了卫生兵,还有很多来自女子中学的志愿者。他们原本的职责是收容治疗伤患。1945年6月17日,这里被美军包围,洞穴被美军围攻。这些卫生兵转为敢死队员,在夜间偷袭美军。在这种情况下,小池队长收到了“野战医院解散”的命令。而在当时,“解散”命令实际就是“玉碎”。作为军人,小池自己并不认为这道命令本身有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他们这些军人“玉碎”,跟随他们的那些年轻的学生志愿者们就会变成炮灰和敌人同归于尽。在部下的性命和军令之间难以妥协,小池决定先拖延这道命令的执行时间,等待时机。

6月26日,接到冲绳守备队第三十二军参谋长牛岛中将自杀的消息,小池队长明白日军战败已成定势,以此判断现在解散危险度会低一些,向志愿者们发出解散命令。解散时,小池队长召集了志愿者们,说了下面的话:“日本战败了。长期以来协助军队真是辛苦了。如果早知道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你们就不必来了。我应该向各位的父母道歉,真的非常抱歉”,并低下了头。对于那些说如果被美军捉住,就要选择自杀的少女们,小池队长是这么劝解的:“成为俘虏不是耻辱,死亡才是真正的耻辱。绝对不能死。一定要活着回到家人身边。然后请将这场惨烈的战争的最后的情形,传达给战后的国民”。

解散命令在冲绳战役结束后下达,25名学生志愿者中,有3人在战争中牺牲,22人生还。然而下达解散命令的第二天,有一名志愿者因为害怕回到了壕沟,却发现小池队长已经服毒自杀。小池队长经常告诫人们“绝对不能死”,而却自杀身亡。他以这种方式最后执行了命令。这是当时日本军队中少有的尊重生命的军人。

返程行至中途又遇到下雨,而正好在我附近就有一家大型综合中古店MANGA(マンガ),可以进去转转外加避雨。在冲绳有四五家MANGA分店,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电器数码、文化娱乐、体育用品和古着服装等,十分丰富。我在这家店挑了几张CD。

回到旅店之后看了眼骑行记录,今天骑了五十多公里。虽然没昨天多,但都是山路,不像前一天基本就是沿着平坦的58号公路骑而已。回到旅店的时候也已经很累了。所以晚饭也就没有离开旅店太远,在附近找了一家看上去十分Local的居酒屋。

有多Local呢?在那霸这个外国游客云集的地方,这家居酒屋居然没有外语菜单,只有手写的日语菜单。

其实知道没有外语菜单的时候我本想起身出门再找一家,然而这家店的伙计十分勤快,在我对着菜单懵逼的当儿就递上了热毛巾,而我还拿来用过了,不好意思再出门了。只好坐下来硬着头皮对付这日语菜单。虽说对日语也并不是完全不懂,但除了看汉字猜意思,也就剩会念念片假名猜英文原文是啥了。在对着菜单相面五分钟,用手机查了一大顿之后,终于算是点了餐。

然后第一道菜上了,我点了个什么?

一碟像是嫩葱和木鱼花的凉拌菜

不得不说这道菜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原本我以为点了个热菜来着。不过菜上齐了之后看着倒是还行。

那两串烤五花是我这辈子吃过最贵的烤五花肉,两串500日元!

不过借这个菜单有两句想说的。来日本这么多次,有个很深的印象就是日语被外来语侵蚀得很严重。即便是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常用的东西,可能只是因为其最初是从国外传入的,就使用外语音译的片假名来称呼。就拿刚刚的菜单来说,左上角那片菜品是店家的“オリジナル料理”(罗马音:orijinaru ryuri,原创菜品):其中表示“原创”的“オリジナル”就是英语original的音译。我当时就很奇怪,在原生日语中难道没有表示“原创”这样的概念的词语,一定要用英文音译的片假名么?另外还有一个常见的例子就是地铁的车厢门用的是英语“door”的音译“ドアー”,第一次来日本还不怎么熟悉日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日语里肯定有表示门的词语,但为什么这个地铁门就一定要用英文的音译呢?

 

点此阅读第三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