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最后的军品之旅(1):V-Show 军品展

文/阿凯

 

自己的Mac的主板烧了,导致了我的拖延症有了合理的解释。也拖了将近一个月了,没理由再不发出来咯~

我相信有些朋友已经看过药叔去年那篇V-Show游记了。

赞美尼龙神!荣归纳提克!踏上这次旅行对我来说真的是“天意”。先是今年V-show的改期,后是公司休假的改期,巧合加上巧合,促成了这次“一定要去”的旅行。

本次的游记我会分为三个部分

  • V-Show篇
  • 漫游东京篇
  • 冲绳拾遗篇

平成最后的军品盛会:第90届V-Show

先从V-Show的一些简介开始吧!

到本次笔者参加的这一次为止,“Tokyo Victory Show”军品展已经举办了90届了。按照以往年每年四次、一个季度一次来计算,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作为日本军品界一次重要的盛会,今年本应于5月4日举行的第90届V-Show由于日本新天皇即位,面临公众假期,预计会面临交通和游客流等问题,举办方决定临时将举办日期改为3月31日。

但是巧合的是,新天皇的年号(令和)也在4月1日正式宣布,这就使这次的V-Show成为了“平成最后的军品盛会”。本届的场地还是一如既往设立在浅草附近的东京产业贸易会馆,展会场地分为三层,一般会分为展示活动,军品集市和airsoft相关。活动只举办一天,早上10点半开场,下午5点结束。现场购票入场,入场费500日元,学生(中学以下)、自卫队现役自卫官、女性、65岁以上来宾可以免费入场。

OK! Let’s roll!

去程的航班,我们选择了比较经济实惠的【奥凯航空 BK2989】。我和药叔下午从北京南站坐高铁到达天津,再转地铁直接到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

出于“惯例”,每次旅行至少要在机场过一夜。大家想必都知道日本出租车那超贵的收费,有那打车到酒店的钱,都够我们第二天在会场里买上几件“破烂”了。我们特意带了居家旅行,流浪要饭神器——雨衣内胆(药叔带的还是陆战队版)!

emmm…画风一致!加上药叔本人就是退伍军人,PLA老兵也是老兵,哈哈!Support your troops!

我个人推荐羽田机场地下一层的收费淋浴设施,使用一次需要一千日元,可以洗个热水澡外加可以在休息区域坐一会喝一杯茶。一个热水澡就能让我从疲惫的航程中恢复过来。当然如果你不是土豪,想要在东京市内快速移动,你还需要一张pasmo交通卡(如下图),它能让你畅行东京公共交通。

搭上0512早上第一班地铁开始往位于天空树附近的酒店出发。如果你担心自己的日语不够好,看不懂路标。那真是no problemo!机场地铁站的标识分别使用了中文简体、中文繁体、韩语、英文,就怕我们这些“上帝”找不到“带动日本经济发展”的道路。

三月底的东京还没有走出早春的微寒,尤其是我们这次赶上了降水,早晨还是比较凉的。我很庆幸自己准备了御寒的卫衣和软壳外套,药叔则准备了轻量化硬壳。3月下旬至4月上旬是日本樱花开放的时节,受气温的影响,樱花由温暖的南端向北方依次开放,因此形成一条由南向北推进的“樱前线”。虽说是“胸怀尼龙,无心赏樱”但是在一路上也看到不少。

浅草附近的小公园,真是佩服那些冒着早晨的寒冷就来等候赏樱本地民众,从一大早就带来了野餐垫来占据最佳位置。我们一路步行从天空树前往浅草附近的会场,一路上就能看见不少背着军包、穿着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军品爱好者的路人。再次说明一下我真的不喜欢用“军迷”这个词,那我自己来说我本人是个军盲,除了尼龙,还有一些单兵装备,你跟我说什么飞机大炮,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EI(Eagle Industries),LBT(London Bridge Trading),BHI(Blackhawk)三大名牌厂商的3Day背包,肯定是这了!

人生地不熟的,我还真有点转向,反正看见打扮一看就是玩军品的大概都能知道是往哪里去的。一路跟着走过来,我们发现,来参加活动的日本玩家平均年龄都比较大,大多是和我们一样30+的年纪,还有不少头发都已花白长者。关于这个,我会在后面说说我的观点。

这次展会活动和往届基本一致,使用的是大厦的4、5、6三层楼的展厅。虽说早有心理准备,而且到达会场也比较早,但是还是亲身经历了排队这件,日本人真是喜欢排队啊……从四层开始向上的队伍经过五层最终到了六层,继而往下折返。听药叔说我们这次还算好的,到的比较早,队伍还不是很长。

场刊和门票手环

在上一次药叔参加之后我们都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已经做好了被军品晃花眼的准备了,但是第一次参加的我还是被展会会场震撼了一下。商户林立,装具服装应有尽有。来自日本本土的参展商自不用提,还有不少海外商家和玩家特意前来。

进入会场以后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一个摊位接着一个摊位的挑,很多商家的商品都是放在标有价钱的箱子里,你不认真去翻,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一箱里藏了多少惊喜。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还没上次药叔拍的照片多?”是因为我根本腾不出手。由于我玩的物件的时间线相对现代,所以很多东西都是随着美军淘汰,不断流出的。商家也得以不断补货。相较而言,药叔更关注老物件,那些越战,甚至更早的尼龙帆布早已停产,库存也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一些相对稀少的物品仅仅在玩家之间流动。当然偶然也会见由商家出售,但是价格一般都是超出心理承受的,抑或是品相不好。除非是幸运,有玩家割爱,不然真的很碰上品相和价格都满意的了。

就像我们GI的slogan: We are just a bunch of USGI nerds! 美军破烂才是我们的最爱。

RLCS的MSAP防护组件中的护裆1000日元一个,可以说是白菜价钱了

“军宅T”专门店,太宅了,有点接受不了。

在日本,通讯器材相比国内价格要高很多,其原因可能来自于,国内很多美军菌斑通讯器材的来源渠道其实是“洋垃圾”,而日本则主要依赖于美军流出和海外军品玩家交易途径,加之日本本国对无线电设备的限制,通讯在日本玩家眼中也就成了相对奢侈的一项,这也能理解很多玩家都会使用复刻品来代替原品。不过随着我国对“洋垃圾”尤其是电子垃圾的管理,明显感觉这两年的原品通讯电子设备的价格也涨了起来。

很幸运的是,在展会上我也结交了新朋友:铃木小哥。在他的摊位上放着满满一箱子的STSLCS副包。小哥的英文还不错,简单的几句交流之后就知道“嗯,对面这家伙是同道中人”马上各种社交软件一顿互相关注。交谈中了解到,他也和我们GI一样,经常去海外淘货,这一堆副包是他从美国本土的Fort Bragg搬回来的。STSLCS属于MLCS的一个亚种,加上之前我已经有了一些收藏积累,我挑选了一些我没有的种类一起拿给铃木小哥结账,他直接给了折扣价格,甚至比我想要讨价还价的价格还要低。在日本的“买买买”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日本商家给打折的态度,无论是“杀必死”还是折扣价都让购物体验十分愉快。

TMC,TRI这两家在国内高知名度的厂商有自己的展台

V-Show不仅有军品展销,还有枪械和airsoft专区。Chicago Regimentals是一家专门销售去功能枪械的商家,也就是我们常称的“阉枪”。一般来说“阉枪”是通过将枪械进行去功能化,例如通过封死枪管、拆除击针等改造手段,将真枪安全化,同时又保留了基本操作功能,可以拉动枪栓、扣动扳机,以供收藏者展示把玩。在很多“阉枪”可以合法流通的国家,这类收藏品需要通过相关认证机构管理,保证了这些枪械不可能恢复射击功能。

PAK-184(r)!这个应该叫“阉炮”了吧……
airsoft定制产品,M2重机枪!不过这玩意怎么拿来下场也是个问题,总不能装在家用车上吧?哈哈
M3 Grease Gun

不知不觉已经午时过半,赶紧出来找了一家“中华料理”吃上一点饭。看了半天菜单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就点个炒饭吃吧……

顺手拍一张当天的部分战利品

吃完饭我们又回到会场“打扫战场”转了第二遍,这时很多商家都已经开始收拾准备撤摊了,而且基本上玩家们也已经人手大包小包的满载而归了,该买的都买了,那么我们也撤了吧!自此我们在90届V-Show的行程就结束了。

 

关于V-Show,想聊点远的。

在我看来这并不单单只是一个展会或集市这么简单,它也代表了文化的一个缩影。之前我提到了很多玩家都是上了岁数的中年人甚至是老年人,反观来看,我们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对于“爱好”这一个词汇的看法又是如何呢?“玩物丧志”我们从小好像就是听着大人们这句教导成长起来的,当然他们也曾经鼓励我们要有爱好,至少我小时候在介绍自己的“爱好”时,不是说音乐就是绘画,这些当然能成为一个人的爱好,但是我真的不喜欢上音乐兴趣班啊!

回想起来,国人那些所谓的“爱好”也许更多的是功利的,为了升学,为了特长而灌输的。我们为何不能把电子游戏当“爱好”?收集手办呢?或者制作模型?这些在“传统”眼中就成了“亚文化”,可我觉得“爱好”可能分大众小众,但是“爱好”本身不应被刻板的打上标志,不能说我喜欢谈钢琴,那好!你的爱好就是好的,而我喜欢收集军品,你这个就不行,浪费钱,还没用。因为“爱好”就是“爱“,你不能用功利来衡量这份喜爱。“爱好”也是“好”,值得付出时间和精力。

 

药叔评论:“爱好”是每次去日本的时候最让我感慨的部分。无论是SOFMAP还是BIC CAMERA,都会有个名为“ホビー”(Hobby)的商品分类,而且独立于电影和ACG等文化娱乐商品。包括ACG周边、模型玩具、Airosoft甚至钓鱼用具等。而书店一般也会单独设置“ホビー”图书分类,不仅包括之前提到的那些,还包括摄影、军事、户外、列车、垂钓以及其他各类爱好。日本人为兴趣爱好提供了充足的空间和资源。

其实在国内,泛娱乐以及爱好相关的书刊杂志同样也不少。尽管没有日本那样有很多垂直细分,像古董收藏、户外、摄影、旅游、模型甚至钓鱼这类受众面较广的领域基本都有专门的期刊杂志。然而在小圈子之外,就像上文阿凯说的那样,很多民众对兴趣爱好仍然抱有偏见,甚至持有不同爱好的群体之间有时都无法相互理解。这个现象背后可能有很复杂的因果关系,没办法用一两句话厘清。我只能说,我很羡慕日本的兴趣爱好市场的繁荣,以及社会对于个人兴趣爱好的包容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