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月V-SHOW摆摊之旅

文/Beta-TNT

 

这趟旅行其实很早就计划了——大约是在去年九月我去 V-SHOW 以及 TGS 之前。我得知 LII GEAR 将作为参展商参加明年一月的 V-SHOW 军品展,随即决定叫上阿凯我们一起去。虽然 V-SHOW 我和阿凯已经去过几次了,但以参展商的身份参加还是头一次,在出发之前我们都对这次活动充满了期待。然而就在出发前几天,由于家里一些事,阿凯遗憾地未能成行。而摆摊两天的成果也颇为不咸不淡,就像其他大多数事情的“第一次”一样。

行程安排:

日期 行程安排
1月11日 搭乘日本航空JL22航班从北京前往东京
1月11日-14日 入住位于押上的樱花橡树旅馆
1月12日-13日 V-SHOW
1月14日 搭乘日本航空JL25返回北京

游记正文开始

 

1月11日,Day 0

果然这世界上就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嘛。

临出发前三天,阿凯突然跟我说,他家人生病住院了,他得回上海一趟,去不成日本了。

虽然很不甘心,但仔细一想,他自己这趟来不了不说,还有家人生病住院,那肯定是比我要难受的,也就没必要责备什么了,这情况又不是他所希望的。

11月订票的时候,在 JAL 官网上闭眼选了一个特别飞机餐。这个“闭眼一选”结果,就是等到上飞机之后空乘找我确认飞机餐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选的是什么了。由于得不到确认就不能提供,在飞机上差点没得东西吃。去程点的是低脂餐,主菜还是焗三文鱼。在 JAL 的航班上,如果点了特别的飞机餐,一般会比普通餐提前上,但代价就是不提供冰激凌和面包了。而且我看这次的普通餐也不错,下次再乘坐 JAL 的时候就别瞎选了……

此次旅程的背包选择,自然还是自己设计的 Jungle Ranger 背包了

 

1月12日,Day 1

早上七点被闹铃叫醒,买了早餐徒步走到会场。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来 V-SHOW 了,虽然熟悉,但这次些特殊:我这次将代表 Gear-Illustration 团体,以参展商的身份参加展会。

晴天时的晴空塔很漂亮
早上的隅田川

八点半的时候和LII他们在六楼展位接上了头,开始布置展位。我从国内带了九个 Jungle Ranger 背包产品,以及八十套出发前制作的红蓝软盘刺绣章,外加一个打算卖掉的 M-1943 野战背包

布置完毕,十点半活动准时开始,第一笔交易大约在开始之后二十分钟左右成交。这次我和 LII 使用的展位是托东京这边的华人 Airsoft 团体 PTW 订的,所以我们在玩具枪展厅。一般来说 V-SHOW 会使用立産業貿易センター台東館展厅中的三层,两层是军品一层 Airsoft。团体主理人 ZHUN “準”还为我和 LII 配了他们团体的一位中文很溜的日本小哥。我很感谢 ZHUN 以及这位日本小哥,如果不是这位小哥的卖力吆喝,我和 LII 恐怕这几天卖不出什么东西。

布置完毕!

言归正传,活动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摆摊挺好玩的,比如观察顾客路过摊位前时眼神,猜他会不会买。但因为驻足的顾客不多,所以很快就有些无聊了。由于阿凯没来,尽管还有 LII 和那位日本小哥帮忙看摊儿,我也不方便离开摊位太久去逛展,仅在中午时候匆匆逛过一圈就回去看摊了。

前几次展会就注意到的 M2 重机枪玩具,这次就在我们的展位旁边放着。之前还在好奇它的动力是什么,这次知道了答案:外接空气压缩机
越战装具摊位。几次 V-SHOW 逛下来,我和好几个常来的摊主都混熟了,即便挑不出什么能买的东西,也能和店主聊上两句
会场人头攒动。不只是针对军品,我很羡慕日本能有环境和氛围举办如此规模的兴趣爱好集市
这位大叔为了推销 MRE 也是很拼了
都来 V-SHOW 了,《Cat Shit One》漫画正版授权的刺绣章怎么能不来一个呢,直接从小林源文老爷子手中买来的

(回来听日本小哥说,我出去逛展的这几分钟卖了好几个章出去,零钱都不够了。我在想是不是我站在摊位后面影响销量了……)

我给每套贴章定价1,500日元,第一天下来大概卖出了二十多套。有趣的是,旁边摊位 LII 带来的工艺精湛的星战题材以及欧美户外题材的章一个都没能卖出去,在日本这边果然还是趣味题材和二次元题材的贴章好卖。

我其实应该带一张软盘实物摆在旁边,恐怕九五后的年轻人都没见过这玩意了
按以往的习惯,当天的晚饭自然是……

 

1月13日,Day 2

经过昨天一天的摆摊,我对“卖货”这件事算是有了具体的认识,也体会到了这其中的不易。

虽然今天是星期一,但因为是日本的“成人の日”(一月第二个周一),因此也是假期,V-SHOW 今天继续举办。V-SHOW 军品展一年三次,一般来说年初一月的这次销量会好一些,因为这段时间正是日本的公司发年终奖的时候。

因为连续两天参展的参展商的东西都在会场放着,第二天可以不必太早过来布置,九点半会场还没多少人来

我趁着开展之前的时间,去别的楼层转了一圈,在五楼收了一个 Eagle Industries 产的 FSBE II 系统的背负电台专用背包。没想到我带着这个包回到自己的展位的时候,Twin Falcon 的老板对它起了兴趣,他拿着这个背包从里到外仔细研究了一番,甚至连一个针脚一处线头都不翻过,从这些细节去推测工艺流程以及缝纫机的功能性能。他们作为厂家看待东西的角度和我们作为玩家的角度完全不同,听他们的讨论我也从中学到很多。另外这几日也多亏了 ZHUN 的安排,替我们解决了不少困难。

开展前的准备时间

也许是因为今天并非所有日本人的假期(只有当年满20岁参加成人礼的青年人以及他们的父母放假),客流比昨天少了一些,章也没卖出去几套。临收摊之前我摊位来了一位对那个M-1943野战背包感兴趣的亚洲面孔的老人,我第一眼看上去似乎有些面熟,但没想起来是谁。这个背包我标价25,000日元,他反复看了半天,和我用英语砍价到22,000日元。我没松口,他继续检视这件东西。这时候我大概是用中文和旁边 LII 聊了一句什么,他听到我是中国人,改用带有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和我攀谈,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是伍长的一个朋友,以前每次来 V-SHOW 都会碰见他,多少也算是个熟人。于是也不用绕弯了,两万日元成交。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决定提前收摊。离开之前结清了这两天的摊位费,总共24,000日元。我感觉自己这点营业额好像全还了回去。

第二天的客流比前一天少了很多

离开会场之后,我去了一趟原宿。没想到逛古着店的收获居然比逛军品展还多。我收到了一套二战美军的CS-16信号旗,以及帮王老师买了一件基本全新的MS码冬季 CVC 夹克。而后一路从原宿徒步走到涩谷,在 Tower Records 买了几张新发行的游戏原声。

价格不错,只可惜缺旗杆,得空照原物尺寸做一对

全新的 CVC 夹克,价格很不错

既然都到涩谷了,那就顺路去一趟涩谷 PARCO,看前几个月新开的 Nintendo TOKYO 吧。虽然对除了原声CD之外的游戏周边都兴趣不大,但看看也挺好。

其实上来最先看到的是 CAPCOM STORE TOKYO。店里最多的商品是 CAPCOM 角色的 TSUM TSUM 填充玩偶,屏幕上放的还是2013年发售的恶魔战士高清版的宣传片,在发售之后七年后看到我差点以为这游戏出续作了。
虽然已经不再像刚开始营业那时候有那么多顾客了,任天堂这边仍然还是一直是满员状态

任天堂店旁边的室外露台上放置的放大版像素马力欧 AMIIBO 模型

似乎是作为镇店之宝的《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版林克雕塑

最后趁晚上最后几个小时,去池袋那边 ZHUN 的住处取回了之前装货运过去的拉杆箱,晚上十二点才回到旅店。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摊位在 Airsoft 展厅这一层,客流主要其实是为了玩具枪来的,这趟带来的 Jungle Ranger 背包一个也没能卖掉,我和 LII 决定将这批货就地从日本发往他们在美国的经销商。

 

1月14日,Day 3

今天就该返程了,下午五点多从羽田机场起飞。

还没起床的时候计划了一下几天的安排,我打算将拉杆箱寄存在旅店,在秋叶原逛一圈之后再去一趟中野,最后返回旅店取回行李前往机场。

安排好行程之后,起床吃了早饭就从旅店出发了。不带行李箱是个正确的决定,去过日本的旅行者应该都有体会,日本的大多数店铺陈设十分拥挤,有的甚至在里面转身都困难。要是再带一个拉杆箱,怕是连门都进不去了。在锦糸町换乘 JR 线的时候,我顺路去了锦糸町的友都八喜看了看,发现健身环大冒险要一直缺货到19日,而且只接受全款预定,真是不得了。这游戏在别的店里就像没发售过一样,连宣传都看不到,卖得渣都不剩。

日本一直都有出版游戏攻略本实体书的行业传统,但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在现在这个时代,游戏发售之后会不断更新和调整,这些在游戏发售之前就编写好的攻略本要怎么面对这种变化和挑战呢?

在秋叶原原本是打算找一本加藤直之的画册《時空間画抄》,但转遍了秋叶原的 MANDARAKE 都没找到。风渣托我找的手办也是缺货,秋叶原这边今天什么都没买到。

路边一家餐馆的菜单。之前在北京见到一家超市有把蔬菜的英文写成“BEGETABLE”,我还开玩笑说是日式英语。结果没想到日本人真这么写

时间有限,中午十二点来到中野,打算最后在中野百老汇的 MANDARAKE 碰碰运气,但还是一无所获。下午一点半,在中野吃了一顿有些迟到的午饭,搭车返回押上。

似乎还是中野这边挺老牌的一家味增拉面,店面入口非常不起眼,餐馆还开在地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

取回行李之后,直接乘车前往羽田机场。我注意到日本这边出关也已经采用自助服务了,比以往快捷了不少。返回航班的飞机餐我也是“闭眼一选”点出来的,不过还好这次在登机之前工作人员就直接向我确认点的东西。返程选了个低脂餐,主菜是鸡肉饼配红烩汁,配菜是蒸南瓜和鳕鱼,甜点给了个酸奶布丁。

本次行程到此为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个。与其说是游记,倒不如说是旅行日记。记录了一些除了我自己,不会再有其他人感兴趣的东西。或许过不多久连我自己也不会记得这些东西了吧。而在忘记之前记录下来,这就是意义吧。想起来之前淘旧的军事杂志,主要并不是为了上面刊登的内容,那些东西在网络上都能查得到。我买那些杂志主要是为了里面当年的广告,这些广告一般没人会刻意记录下来,发布到网上供人查阅,但它却比杂志正文刊登的内容更能代表那个时代。“记录”本身也许就是意义。